2006年1月15日 星期日

古代文明的開展: 文化絕對價值的尋求 王世宗 著

王世宗,現為台大歷史系教授。

打開這本書,第一個印象是「這個人的文筆十分流暢」,文章彷彿有鼓氣勢,連綿不絕,一路貫通。整本書的編輯也很符合一本「中文書」的架構,所有的英文,絕 對只出現在引號、括號與注釋內,絕無中英夾雜的部分。打開目錄,很可惜,本書顯然是在探討歐美的「古代文明的開展」,完全沒有中國相應時期的章節出現,書 中,提到中國的部分也僅止於中希先賢哲學的比較,以及注釋中難得一見的時代對照而已。但內文對上古西方,一連串的文明進程敘述的相當漂亮,特別是在地理位 置的描述上,有別於七八年前那即使標上了地圖,還是讓人難有方向感的國編本歷史課本,作者以簡單的東西南北方,輔以現代的地理名詞,便清楚的讓人了解這些 文明的相對位置,也對現代文明的「東西對立」發展,能有更深一層的領略。然而全書最大的缺點,莫過於完全著眼於文化重鎮地區,而使得邊陲文化的表現完完全 全被忽略,這或許是保持內容一貫性所必須的取捨吧。總而言之,這本書,所有對所謂的「西方文明」在古代的發展有興趣的人,都應該一讀。

全書中不斷強調的數個理論,包含了「愈高度的文明愈不受自然環境影響,而反過來將對自然環境造成高度的影響。」、「一個文明的神話、藝術及科技發展,深受 其生存環境的影響;愈是困苦,則愈重視實用科學與宗教的救贖。」、「唯有具超越性的一神信仰,才是真正的宗教信仰。」皆是作者貫串全書的理念。特別是最末 者,似乎是作者自身提出的想法,也讓人懷疑作者是否正是個虔誠的基督徒,因為某些部分的論述,似乎有幾分「護主心切」的嫌疑。比如說作者在比較幾個主要宗 教時,特別提出了佛教與道教,認為佛教為無神信仰,然則缺乏超越性;同樣的,道家(非指道教)思想,也僅是抱持著「不知為不知」的消極心態,莫說超越性, 連信仰中心也是闕如。我相當認同作者所說,佛教與道家為無神信仰,且並非啟示性信仰;以及作者強調的「佛教徒不必是佛學專家,佛學專家不必為佛教徒」(雖 然頗有為其討論佛教開脫之嫌)。但就個人的看法,佛教與道家的超越性是毋庸置疑的。作者所謂「超越性」,乃是指「超越人的知識、理性與經驗範疇 (going beyond the limits of human knowledge, experience or reason)」,在此觀點下,所謂財神、自然神、人神等,皆為人類滿足自己假設的象徵,可謂以理性去信仰,只能稱為迷信,而不足以稱為真正的宗教信仰。 基督教身為超越性信仰的理由顯而易見,無形無像、先天地生、全知全能、超越一切的上帝完全符合這個條件。但作者認為所謂佛教,即「明心見性,頓悟成佛」乃 屬人智範疇,不符合「超越性」的條件。但我認為所謂的佛,也可說是(套用基督教說法)全知全能,無形無像,超越時間的存在。然則佛教支系眾多,許多常見者 的確也缺乏超越性,而充滿迷信性質,相信大家也都有親身的體驗吧。至於道家則無須多說,單看作者在描述上帝時常以「道」,以及諸多《老子》中對於道的敘述 來描寫,這便以明示了道家思想的超越性。值得一提的是,道家所宗之「道」,絕非作者所言之僅是一片「虛無」,而是似有還虛,乃包容萬物於其中之無,實則全 有,而致虛極。


名句節錄

中古神學大師阿奎納(Thomas Aquinas, 1225-1274)
「我們不知道上帝是什麼,但我們知道什麼不是上帝。」
("We cannot grasp what God is, but only what He is not, and how others things are related to Him.")

史家嘗戲言:羅馬文明的成就是在排水溝(drains),而不在智識(brains)。

文化(Culture):一個社會的生活方式

文明(Civilization):高度的文化

1 則留言:

off 提到...

我非常建議您寫信問老師,他一直等著人家問他書裡面的問題。他不是世上任何一個宗教的教徒。他所謂的超越性,跟一般人所認知的不同。另外,他把西歐的文明視為較高等的文明,中國或其他的東方文明批判下來,是屬於層次較低的,所以當然篇幅較少。我還是建議您直接問他,他會非常樂意跟您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