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12日 星期日

一無所有(The Dispossessed) 蛾斯拉‧勒瑰恩(Ursula K. Le Guin)著 黃涵榆譯

譯者在導讀中提到,這部小說是烏托邦文學。烏托邦文學, 就是對政治體製作出各種想像或批判,想像各種政治可能,那麼我想銀河英雄傳說大概也能算是種烏托邦文學吧。導讀的最後一句,是貫穿整本小說的中心思想,究竟哪一邊才是真正的烏托邦呢,一無所有。不過導讀其他很多內容,寫的太深奧了,根本看不懂!這好像是很多文學評論,學術等級的評論,會出現的問題呢。
勒瑰恩在奇幻中思考人生的哲學,在科幻中批判政治與兩性(或者狹隘的稱為女權)關係。有別於黑暗之手中,那腐敗、空有美好表象的共產主義,在一無所有中的安納瑞斯是個更遠離現實世界、理想化的共產主義,而烏拉斯則是(很可能)與現實中的資本主義政體一模一樣。很類似田中芳樹對最腐敗的民主與理想君主的體制做出比較,勒瑰恩則是以現實的資本社會與理想卻不流於幻想的共產體制做了思想實驗。
本書中,烏拉斯(星上,歐多這個國家)是個進步、享受、自由(限於富有者)、男女不平等的星球,但也與現實的美國相似,有著貧民窟、以及對於窮人的種種不平等待遇;而安那瑞斯卻是個男女極端的平等、沒有金錢、沒有法律、沒有婚姻制度的體制,他們堅持不稱為國家,甚至連職業也不固定,人人都會被分配到勞動,也可依個人專長申請工作,由電腦分配,也因為沒有所謂的『義務』,即使電腦提出特別徵招,個人也是可以拒絕的,一切都是自由。然而雖然安那瑞斯的創立者極力避免,還是有少數人會攬權獨大,做出對特定人的抵制(例如限制刊物內容),但正因不具有政府,也缺乏令人作不該作之事(如殺人、戰爭)的層級或說權勢存在,所以情形也不嚴重,也可因為自由,而使不平者集合為團體,組織公會,起而對抗(例如自己申請物資,成立出版社)。烏拉斯的女性,雖然不平等,但也樂於作為男人的幕後控制者,而非是單純的被欺壓;安那瑞斯雖然自由,但缺乏進步的動力,也鮮有物質上的享受。這也挑明了一個事實,資本主義,人人皆可富有,但有富即有貧,有樂即有苦,在光鮮的城市生活中,必定會有陰暗與罪惡:而在理想的共產主義中,則將視奢侈為惡,相對的我們如今所享受的許多娛樂,也將不復存在。
主角,在故事的最後逃到了塔拉星大使館,尋求外星大使的政治庇護。無論是書中提到塔拉星的物理學家在兩千年前發明了相對論,或是星球塔拉曾經有過九十億的人口,以及塔拉已經失去了森林,星球化為荒漠,都再再的暗示了我們塔拉即是影射地球,並且警惕我們的生活方式。作者也藉塔拉大使之口,說出了『烏拉斯是所有人類居住的星球中,最接近樂土的世界』,而主角則認為這樣的樂土,形同地獄。究竟何者較佳呢?作者並沒有告訴我們答案,也許正如譯者黃涵榆在導讀中所寫。
你的答案又是什麼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