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24日 星期四

美日開戰(Debt of Honor),Tom Clancy著,鍾藝、林瑞霖譯

美日開戰、總統命令、熊與龍這三本可視為一整套長篇小說,而不是三部分離的作品,這也使得這三本擁有全雷恩系列架構最龐大的劇情。由於有著其他兩部的空 間,美日開戰的劇情最大的張力出現在整本書的最終章,而非出現在劇情中段,這是與其他單部作品最大的不同。這三部下來,探討美、日、中、俄、兩伊與印度七國的情勢,對於日本去武力與擴大防守區的兩派極端思想有深刻的描述,並且提醒國際重視這些國家有可能產生的利益聯盟或許會對國際情勢造成影響,甚至引發第 三次世界大戰。幸好在故事中,這些事被美國一件件破壞掉,沒讓七國的野心能串連起來,但是如果這種情形在現實生活中再發生一次,就未必會有這麼好的結局 了。

坊間對克蘭西作品最大的誤解,就是把總統命令當成了九一一預言書。實際上呢,提醒美國國內空中交通管制的鬆散,而可能導致九一一事件的作品,是這本「美日開戰(Debt of Honor)」而非總統命令,相信各位對各大新聞媒體的可信度又多了一層認識。

這 本書(分上下冊),是由星光代理的雷恩系列作中,標題翻譯最爛的一本。第一個映入眼簾的,就 是書名「美日開戰(Debt of Honor)」,這個中文書名雖然跟內容相當符合,然而,雷恩系列作品的一貫特色,就是使用歷史名言(例如「恐懼的總和」),或者是貫穿整部小說的中心思 想(例如「愛國者遊戲」)來為小說下標題。這本美日開戰(英文原名為「Debt of Honor」)也不例外,貫串整部作品探討的正是「榮譽」,可惜中文的書名完全無法給人這種感覺。本書有兩位譯者,而這兩位對書中同 一首日文俳句的翻譯卻不統一。由於俳句有其特定格式,應當要翻為五字、七字、五字的型態,而兩位譯者非但沒有做到,甚至讓這首俳句在上下冊出現翻譯不統一 的情形。在作品中,這首俳句可是情報員的切口,哪怕是唸錯一字都會有麻煩上身。而且密勤局給予各人的代號,於英文都是一字,而在中文,此書中卻有一些變得 沉長。這類翻譯應當配合情境,修改為簡短的稱呼,這在總統命令中做得很好,美日開戰則不足參考。譯者將蘇愷譯成蘇霍,選擇了較冷門的翻譯,但不能說對錯。 雷恩所發明,用以找到洩密者的陷阱,在此書中譯為「金絲雀陷阱」,我記得其他部作品並非如此翻譯,尚須查證。

582頁把雷恩誤植為雷思。本書把雷恩的代號譯為「劍俠」,私以為「劍客」較佳,後來的譯者也多採用後者,如果本書再版的話希望會統一(不過星光幾乎不愛幹修正錯誤再版這檔事)。不過編者十分盡心,連克蘭西的資料錯誤都找了出來,難能可貴。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I have read "All of Fear" and "Executive Order". These two books are wonderful. I like the writing of Tom Clancy. The contents and writing art are good. His writing is good for English-learning.

匿名 提到...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