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31日 星期四

如意潘趣酒(Der satanarchäolügenialkohöllische Wunschpunsch),Michael Ende著,楊武能譯

據說這本在諷刺公害與環保,還有大人們言行不一的問題。老實說,我看不太懂,或許是這部小說深度真的不如「夢夢」與「說不完的故事」,也或許是譯文太難讀,要不就是我的深度不足吧。

本書的翻譯是四川大學外語學院的教授,專攻德文。譯文不能說不流暢,但是那是對大陸同胞來說才能成立。以台灣讀者的眼光來看,書中使用了太多太多大陸式的用語,諸如「咱們必須抓緊」(趕緊的意思);「下雹子」(下冰雹);「眨巴眼睛」(眨眼睛);連「無政府」都有。書中音譯的「潘趣酒」與意譯的「混合酒」交互出現,也是一項缺點。雖然大體上沒有大錯,但是對台灣人來說,還是難免讀起來不順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