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9月10日 星期日

物理之美(The Character of Physical Law),Richard Phillips Feynman著,陳千蓉、吳程遠譯

本書是費曼在康乃爾大學梅森講座的演講記錄,該講座旨在提供「足以促進我們文明發展的政治、商業、和社會生活之道德標準」的課程,而理查費曼應邀擔任1964學年度的主講人,本書內容即演講的謄寫版。

名言節錄:
律動和模式,就是我們所稱呼的「物理定律」了。
事實上,物理學家記得的全部知識並不多;他只須牢記能讓他從某個地方轉換到另一個地方的規則就行了。
如果想證明物理學家只不過是凡人,證據很好找:物理學家白痴到用十數種不同的單位來度量能量。
科學的最大用途,就是不斷地試圖做出猜測。
德國數學家Hwemann Weyl給對稱下了絕佳的定義:假如你對某件事物做了某件事情之後,它看起來和原先完全相同,那麼你做的這件事就是對稱的。
說到智慧,重點是不要預先那麼肯定會出現什麼結果。你可以帶有偏見,...單是偏見並不礙事,因為如果你的偏見是錯誤的,那些不停累積的實驗數據,會永遠不停的煩著你,直到你無法忽略它們為止。
「如果它跟實驗結果不符,這定律便錯了。」這就是科學的精神。
海森堡「不應該討論那些你無法量測的事物。」


翻譯上,本書把locally跟field都翻成區域性,導致閱讀時無法區分。field在有些地方譯得正確,翻為「場」,但是又在其他地方譯為了「區域性」,應當統一為場才是。而59頁倒數第三行,似乎用「記得」會比「知道」來得符合語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