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6日 星期三

中正紀念堂拆毀「大中至正」匾事件

對於這個匾額,要拆不拆,對我來說根本無所謂,甚至,對全球大多數人來說,那只是個地標的招牌,沒什麼特別意義。就算把這匾給拆了,換成什麼東西,只要與 建築物風格相符就很好。但是自由廣場跟中正紀念堂完全不搭,單單這四字本身就毫無創意,實在一點附庸風雅的感覺都沒有,所以其實我是偏向反對,只是反對的 理由跟蔣中正無關而已。不過我對「大中至正」是沒啥感情的,只是單純覺得你要換嘛,起碼也換個有水準點的,倒不是「自由廣場」四字沒有水準,只是別人用過 了。「大中至正」再怎麼樣起碼可以跟中國最古老的經典「易經」扯上關係,而且沒見過別處在用,什麼「自由廣場」,不就是抄別人嘛。

糟糕,題外話講太長了,重點在於:這件事是個非常壞的榜樣,特別是教育部的舉動。雖然很多人說中正紀念堂輩份不夠,想當古蹟還早50年呢,我是覺得還好 啦,反正以台灣近代史來看,要說它有紀念價值也不為過,就算硬要升格為古蹟也還ok。但是,我國教育部在拆匾這事上做了個貽笑大方,舉世無雙的不良示範, 那就是我國將建築物劃為古蹟,不是為了保護,而是為了破壞它。反而是不在當初申請國定古蹟的範圍內的部份,才得以保留「原貌」。如果說你好好的把匾拆下 來,換個新的上去,原本的匾拿去博物館收藏也就算了。但是劃為古蹟之後,第一件做的不是整修、維護或是保存其原貌,反而是把原建築設計的一部分 (匾)拆成了15塊,這不是叫人難堪嗎?到底文化資產保存法立法的目的是什麼?定這樣的法律,是為了保護古蹟,還是為了破壞古蹟?如果是為了保護古蹟的 話,我想我國的文化資產保存法應該整個重寫了吧,看看這法律做的好事,能被利用來破壞古蹟的法律,還算是「保存」嗎?這不是政府帶頭告訴大家「法律的漏洞 很多的,懂得鑽的才能當老大」,這真是漂亮的示範。對這種為了破壞建築物而把建築物列為古蹟的作法,我個人是完全無法苟同的。

沒有留言: